香港匠人许嘉雄的扎作人生

发布时间:2024-02-28 08:37:21 来源: sp20240228

  

  中新社香港2月11日电 题:香港匠人许嘉雄的扎作人生

 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

  “雄狮楼”创办人许嘉雄11岁那年,扎出了人生第一只狮头。他提着狮头四处找纸扎铺,被老师傅看中入了行。就这样,一脸朝气的男孩与香港彼时蓬勃的纸扎行业一拍即合,结伴同行。

  对狮头的痴迷,则在更早时已有迹可循——家里开武馆,他从小看阿爷阿伯们舞狮舞龙就看不腻;6岁时动手拆掉了武馆淘汰的旧狮头;兄弟三人在家敲锣打鼓扮龙狮队表演;结束长达13年的学徒生涯创办纸扎品工作坊,取名时也不忘加上“狮”字。

  他津津有味地聊起上述细节,挠挠头:“搞不好真有与生俱来一说。”在武馆家庭长大的男孩,一出生就对着龙、狮、功夫,即便父母如何反对他进入这“不务正业的行当”,怕是怎么也躲不开逃不掉了。

“雄狮楼”创办人许嘉雄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。中新社记者 陈永诺 摄

  当然,许嘉雄压根也没想逃。为给前来拍摄的中新社记者简单演示一番扎作“扎”“扑”“写”“装”的工序,他坐在小板凳上,经年苦工都在这削竹篾娴熟的动作里,手背粘着浆糊,平均地折几下再黏实,眨眼工夫,一只灯笼已在他手里成形。

  以往那些花炮、花灯,乃至别墅、豪车等殡仪纸扎,也是这般灵巧地跃然指尖。通常在这扎成的骨架上,还得铺上分成小块的纱纸,根据所扎形状画写花纹,外涂一层保护漆光油,待风干后,再添装饰才算完成。

  在许嘉雄眼里,这些不过是些入门级的小玩意,他最拿手的还要数扎狮和龙。平日说多了狮,适逢今年甲辰龙年,许嘉雄觉得这回不如谈谈龙。

  龙在中国有近8000年的历史,历来是备受尊崇的神话动物,被视作吉祥的化身。龙年扎作也因此需求极旺,仅是过去这一两个月间,许嘉雄已完成4条用于舞蹈的纸扎龙,分别运往美国、澳门等地。其余用于商场及品牌橱窗布置的龙主题饰物更是多不可数。

  “香港扎的是南龙,特点是头很大,有气势之余不会张牙舞爪凶神恶煞,带着点笑,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傻乎乎的。”如何凭空扎出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全靠师傅的经验和想像力,这技艺离不开十几二十年的苦心孤诣。

“雄狮楼”创办人许嘉雄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。中新社记者 陈永诺 摄

  许嘉雄曾自诩是香港数一数二的扎作师傅,外界也的确如此认可。数年前,澳大利亚金龙博物馆不远千里委托他制作金龙,用于当地复活节巡游。然而,当他看到馆藏的3条分别由香港师傅制作于150年前、100年前及50年前的旧金龙,那份自恃在眼前“艺术中的艺术”带来的震撼中土崩瓦解,“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。”

  其后7个月时间,他沉下心扎出迄今为止感触最深的一条金龙,长120米,全身上下逾7000个鳞片。他为这条金龙点睛,看着它被小心翼翼地抬出工作室,运往澳大利亚,心里想的是,再过50年,另一条金龙是否依然能出自香港师傅之手呢?

  许嘉雄对答案有着乐观的把握,毕竟他亲历了扎作行业由兴盛坠入低谷,本地师傅寥寥无几,工会无奈结业,待熬过了那些年头,扎作被列入香港非遗名录重获关注。与许多守着传统行当的匠人一样,许嘉雄也在积极地推动传承,到学校教授扎作技艺、带徒弟入行。

  更多时候,他坐在“雄狮楼”专注于手里一头狮、一条龙、一只麒麟。寒来暑往,每一个日子都是具体的、细微的。许嘉雄觉得,他一生的光灿、畅快、对美好事物的想像,都是由一根根竹篾串连、构建而成。“我的人生起码有一样是成功的,就是扎作,别人提起许嘉雄,会说是扎狮头的,我已经很开心了。”(完)

【编辑:苏亦瑜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