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靠专业赚钱,“性价比”更高?

发布时间:2024-07-25 02:00:42 来源: sp20240725

  化工专业的李伦自学摄影后,接起了校内写真的活儿,研究生成功转到新闻学院深造,刚接的反诈宣传片任务,收到了约两万元的拍摄酬劳;人文学院的沈驹凭借自己出色的文笔被剧本杀老板看中,已经写完的短篇剧本拿了3万元稿酬,目前正在创作新的长篇;美术学院的白微微和瞿希禾更多才多艺一些,美甲、染发、设计LOGO、科研配图修改……只要是与艺术相关的活儿,她们都可以做得很好。

  利用闲暇时间赚钱补贴自己,是许多大学生都愿意做的事情,但在普通的兼职和专业实习之外,不少大学生尝试把赚钱和自己的专业技能结合起来——靠专业赚钱,性价比更高。

  专业技能过硬,大学生靠本事灵活赚钱

  提起兼职,我们脑海中会浮现出一些画面:咖啡店里的店员,人群中发不出去的传单,键盘噼啪声中不断刷新的宣传广告……这些兼职大多没有技术门槛,但耗费时间长,薪水也不高。对于一些专业技能过硬的大学生来说,他们更愿意靠自己的本事灵活赚钱。

  白微微从大三开始做起了宿舍美甲,通过在小红书上发帖和客人的相互推荐,她的生意很快就兴旺起来,现在想要跟她预约做美甲,得等上1个月。与市面上的美甲店相比,白微微的收费不高,但月入3000多元补贴自己还是比较容易的。

  为了让顾客满意,也为了提高效率,白微微趁今年暑假,在一家自助美甲店做了1个月的兼职。 她说:“我要做就要从最好的开始做,我不想让别人说,你其实做得挺一般。”正巧这时,好朋友靠教韩语赚到了“第一桶金”,让她有些眼热。思虑过后,白微微准备好了材料,正式营业。

  瞿希禾也做过宿舍美甲,但这只算是她的副业之一,除此之外她还接过染发、设计LOGO、修改科研配图、拍写真、画插画等活儿。有些是在他们院系的“美院发家致富”群中接的,有些是在学校中类似表白墙的公众号接的。对于审美和动手能力双双在线的她来说,这些活儿都很轻松。

  从大三开始,李伦做起了校内拍写真的生意。和白微微一样,李伦主要通过小红书和客户互荐招揽生意。到了大四,李伦一天最多能拍5单,每单大概赚1000元。为此李伦还专门做了一个文档来安排时间,每天都满满当当。如今,李伦已经换上了3万多元的相机,镜头也买了快10个。

  李伦自学摄影时只拍风光。为了拍好人像,他开始疯狂看各种教学视频,并研究了大量的人像作品,手机相册里塞满了他觉得不错的照片。好在他拍风光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,试拍了两个模特后,便开始有不少人约他拍写真。

  爱玩剧本杀的沈驹加入了推理协会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在学校一个公众号上看到了一条广告,招募推理协会的学生写一部剧本杀短篇剧本。参与了一次小竞标之后,沈驹凭借出色的文笔拿下了这一单,获得了3万元的稿酬。

  后来,与协会合作的一家剧本杀店想转行成工作室,需要自创剧本,便联系社长在社团群聊中发布招募广告。在选拔之后,沈驹再次凭借文笔拔得头筹,开始了人生中首部长篇剧本的创作之路,目前已经写完13万字。

  始于热爱,“忠”于专业

  想要靠专业技能赚钱,就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提高自己的能力。在这个过程中,自身兴趣和专业学习带来的本领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白微微第一次接触美甲是在小学四年级。时尚爱美的妈妈带着她去北京的一个小商品城逛街时,带她做了一个带手绘的粉色美甲,消费150元。“当时就觉得,哇,真的太好看了!”上了大学后,收费愈发高昂的美甲店让白微微望而却步,她便开始系统地自学起了美甲。那时她并没有以此赚钱的想法,完全是自娱自乐,顺便给自己省钱。

  作为首饰设计专业的学生,白微微的动手能力很强,从未遇到过甲油胶开裂、涂不均匀等技术问题。专业训练的审美能力也给了她很大帮助,“你知道什么样是美的,这非常重要。因为我一直在学美术、学设计,对于配色、构图、美甲上图案的布局之类,都会有自己的理解”。

  这些能力让她能够在模仿之余,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美甲款式,满足客户多种多样的需求。所以,她的客户从来都不只是校内的学生,还有许多校外的年轻白领。

  作为班级宣传委员的李伦在大二暑期实践结束后,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相机——3250元的尼康D5300套机。李伦的初心只是宣传需要拍照,没想到却在接触摄影后沉迷其中,一发不可收拾。报废了3台相机之后,手头略紧的李伦决定想办法赚钱——至少把相机钱挣回来。

  李伦学的是与摄影毫不相干的专业——化学工程。如果非要找一个化工专业对李伦学习摄影提供的帮助,或许就是课业难度太大,逼迫他必须通过摄影来发泄情绪,“拍图是我唯一的负面情绪出口”。

  沈驹曾经玩过一个名为《北国之春》的剧本杀。故事背景是切尔诺贝利事件,整个故事的历史感、逻辑安排和矛盾设计都给了他很深的震撼,也让他意识到,“剧本杀不是一个纯粹娱乐性的东西,而且受众更广泛。如果写得好,加上天时地利人和,能让很多人看到我写的故事”。

  人文学院的学习不仅锻炼了沈驹的写作能力,还给予他专业性的视角,让他能够把自己的研究志趣融入剧本创作中,与市面上套路化、千篇一律的剧本区别开。他自己也足够努力,为了更熟悉这个行业,看了近200个剧本。

  当然,不是所有人都有必要、有时间、有精力在学习之余赚钱。对此,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系副主任来半分说:“家庭条件一般的同学希望赚钱来补贴自己,无论这份工作有没有技术含量,都值得鼓励。对于家庭条件不错的同学,也可以通过兼职来接触社会。”

  赚钱不是主要目的,一切前提是不耽误学业

  白微微不只想做宿舍美甲,她还有更大的野心——打造属于自己的新概念的美甲品牌。她希望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美甲结合起来,让美甲像珠宝一样成为一种现代的首饰。

  她的这种想法得到了许多朋友的支持,一个学姐在创立穿戴甲品牌时,请她打了5个版样,给了她1000元报酬,这增强了白微微自己创业的信心。对她来说,现在做的宿舍美甲生意不仅积累了资金和经验,还积累了客源。她还花2980元在自己关注了很久的美甲师那儿报了班,准备寒假去进修5天。

  在拍写真之前,李伦便经常给学校的新闻中心供图,一张图版权费40元。那时他每个月会给新闻中心提供50-100张图,后来版权费降到了20元一张,所以他每个月平均能赚2000多元。

  对他来说,靠供图赚钱只是顺带,重要的是利用官方平台打响自己的知名度。李伦对赚钱的看法向来都是“够买镜头就行”。“像家教那种看似赚了钱,但你自己没有提升,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我觉得比较理想的状态是能赚点钱,但这不是主要目的,最主要的目的是提升自己的能力。”李伦说。

  沈驹对于剧本杀的情感则更加复杂一些。他非常热爱这个新兴行业,却也对鱼龙混杂的现状感到心寒。“我之后可能还是会继续创作,但不会把它作为正经职业。如果这部长篇反响不好,我想逐渐转向原来的东西,写一些本评之类的。”

  瞿希禾不准备以此为职业,也没有多热爱这些副业,“做之前主要是想赚点零花钱,但是做了之后发现,精神方面的收获要大于物质方面,我也认识了很多朋友”。

  “靠专业技能赚钱的优势很明显,能在补贴个人经济情况的同时获得专业上的成长。但是,如果不是因为热爱而仅仅是‘利用’专业,对个人成长的帮助也有限。”来半分说。

  虽然兼职带来的好处多多,但大学生兼职还须慎重。来半分提醒:“大一大二时,或许可以多花些时间在兼职上,到了大三大四,就一定要考虑后期的成长性问题,一切的前提就是不能耽误学业。如果我们单纯为了工作而工作,而不是为了更好地读书而工作的话,那上大学就没有意义了。”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李伦、沈驹、白微微、瞿希禾均为化名)

  实习生 邓嘉欣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田博群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