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人物 | 阮经天:奔跑吧,无需准备好

发布时间:2024-04-16 18:03:08 来源: sp20240416

   中新网 北京11月21日电(记者 任思雨)电影《追缉》首映式上,阮经天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,有观众拿来一罐漂白粉,希望他能回到“霸总”纪存希帅气利落的样子。

  “25岁和41岁是不太一样。”他笑着接下,不过短期内,这个愿望会有点困难。电影里,他蓄起络腮胡,顶着一头乱发出场,眼神颓废又沧桑,最近几部新片的颠覆性造型,都跟过去大家熟悉的样子有很大不同。

  在阮经天身上,很难找到“包袱”这一说,无论电影还是生活里,他都喜欢素面朝天,有采访也会尽量不遮瑕或遮掉黑眼圈,镜头面前,他不介意坦诚自己迷惘与脆弱的一面,愿意将这些年的表演与人生感悟和盘托出。

  因为这份真实,阮经天越来越享受拍电影的乐趣,在他看来,电影并不是美化,更多的时候是现实生活的投射和延伸。真实,也是他走进角色的方法,入行二十年,他把人生经验倾注到角色中,“在每个表演里的时候,我基本上都是做当下那个诚实的自己。”

  享受这种“半血”的生活

  拍《追缉》,是阮经天与张钧甯时隔十六年的再次合作。

  钧甯的电话打来,他没做什么考虑就接下了邀约。这不仅是一份工作,更是老友的相聚,在电影开拍的几十天里,大家的相处会比家人更密切,当角色之间有深度交集时,还会更深刻细腻地感知彼此的喜怒哀乐,这些都是他很感兴趣的地方。

  不过,当真正开拍后,这份快乐就变成了“痛并快乐着”。

  影片里,阮经天出演的角色是非法人力中介林佑生,失踪的前女友在一桩残忍的虐杀案里永远离开,但由于外籍劳工的特殊身份,他没法为女友报警,更惧怕被审讯,于是所有线索都指向了他,直到真相逐渐揭开,才发现另有其人。

  夜里狂奔、夜里挖掘、夜里打斗,《追缉》几乎都是大夜戏,这几年习惯规律作息的阮经天直感叹,每天收工看到的都是早上的太阳,往往回去睡不了多久,又会自动醒来。

阮经天。来源:《追缉》剧照   阮经天。来源:《追缉》剧照

  但他有点享受这种“半血”的生活,“血条剩一半,也就是代表你得拼尽全力才让自己清醒,得拼尽全力才能让自己在里面鼓足了劲奔跑。好像运动比赛,你睡得饱饱的、准备好好地尽全力冲刺,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

  他举例说,就像突然在外面遇到一个抢东西的人,你还没准备好奔跑就必须得奔跑;就像突然接到一个消息,有个人从你的生命中永远地离开,“那个瞬间孤独和悲伤的情绪会向你袭来,这就是人生,很多事情并不是慢慢发生的,是一瞬间突然出现。”

  电影里有一幕,林佑生在凶手的指引下看到前女友遇害前的照片,以及被泡在罐子里的手指和心脏,整个人瞬间崩溃,他跪地怒吼、绝望大哭,由于那场戏涉及到各种调度,阮经天拍了整整14个小时,收工时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了。

  但他没有让自己放空或休息,第二天继续回到了片场。“没办法休息,也没有资格要求休息。”在他看来,无论是戏里的全力奔跑还是连绵的痛苦,都算不上所谓的“辛苦”。因为这样的痛苦,可能每天都会在现实生活真实地发生着。

  “我觉得表演跟真实存在一条线。我希望成为的那种演员,就是能够努力地把那条线擦得尽量模糊,擦得尽量看不见。看似虚假其实得真实,在虚假的东西里面也可以、必须要有真实的情感,是我认为要做到的。”

阮经天。来源:《追缉》剧照   阮经天。来源:《追缉》剧照

  不为表演设限

  很多观众认识阮经天,是从《绿光森林》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《败犬女王》等等经典偶像剧开始。2002年,阮经天陪朋友参加模特面试,被导演看中出演戴佩妮《爱过》MV,就此踏入演艺圈。

  但在刚开始做演员的那几年,他就像一个误闯入魔法世界的“麻瓜”,虽然已经拍过几部戏,却始终找不到意义在哪里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直到拍《我在垦丁天气晴》时,突然抓到了一种“鸡皮疙瘩起来”的感觉。

  当时,阮经天每天身处压力巨大的片场,拍戏很不快乐,剧中有一场戏,是他饰演的角色站在镜子前审视一事无成的自己,“就在那个瞬间看到镜子里我在演的当下,好像跟自己现实生活做了连接,鸡皮疙瘩起来,这个感觉真是太奇妙了。”

  从那一刻开始,他不再萌生退意,而是一直期许着在未来的表演再次抓住这个感觉。

  28岁那年,阮经天凭借电影《艋岬》拿到最佳男主角,原本希望做演员20年内实现的梦想突然成真,让这个刚接触电影没多久的年轻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面对质疑与期待,他在自傲和自我怀疑两种状态之间反复拉扯,“拿奖前我是剧组最小的,每个人都来教我演戏。拿奖后每个人都夸我演得好。”他曾这样说起那时的迷失和困惑。

  《血滴子》《刺客聂隐娘》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……他挑战了很多类型戏,跟不同风格的导演和演员合作,高强度压迫自己。大约整十年的时间,就这样时而充满着愤怒,时而充满着不服气,但更坚定的一件事是,要将表演这项事业坚持下去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我也很感谢那段不服气,就是我没有轻易地把那口气吞下去。所以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,我想要告诉那些当初跟我一起工作的伙伴,其实他们的选择好像没错,我好像命中注定就是要做演员这个工作的。”

阮经天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   阮经天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时至今日,阮经天依然不喜欢用设定好的方法去表演。

  他回忆起成长过程中,习惯打击性教育的严厉父亲完全不赞成自己走入这一行,那时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你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,其实你很笨。”

  “这句话甚至会变成一种恐惧,就是越到长大进入这个行业里,我知道我自己敏感,我知道我自己具有天赋,但我依然想用那个笨方法去完成这些事情,这已经变成一种习惯。”

  在张钧甯看来,十六年过去,这位好友在技术层面变得愈发成熟,但没变的是对表演的真诚,“他永远都要来真的,每次都给你百分之百,没有留任何余地。”两人唯一一次爆发争吵,也是因为一个要求用力被打,而另一个担心他会在片场受伤。

  当生命经验与表演深度连接,带来兴奋的同时也伴随着折磨,这种表演方式意味着要常常透支自己。但这也是他眼中,做演员“天赋蛮好”的一面——自己体力非常好,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,可以调动起各种各样的思想和情绪,也足够适应林佑生这样要追求极致的表演。

  诚实对待表演,诚实对待自己

  这个月,阮经天刚度过了41岁的生日。

  一个能察觉的变化是,年轻的时候,他总是急切地希望符合别人眼中的期待,但越是这样,产生的反抗跟愤怒也越大,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失控。

  而当年轮从二三十岁来到四十岁,他想要更诚实一点。尽管遇到熟人和喜欢的朋友还是有“很皮”的一面,但面对陌生人,希望用相对平静的态度展现自己最真实的样子。

  “因为我的感受可能比较敏感,我接受得到各式各样的东西,而不是想要自己先做一层保护性的表演,这样会挡掉很多我应该要察觉到的感觉。”

来源:阮经天微博   来源:阮经天微博

  十几年前刚开通微博时,阮经天写下的个性签名是“胆怯而勇敢的平凡人”,至今没有变过。

  “我们工作的时候好好拍,拍完之后回去过自己的生活,其他的时候不应该在镁光灯底下,长时间在这种工作环境里面,你会不像一个人,都被大家捧着嘛。”

  这几年里,不拍戏的时候,他的生活总是很规律,早晨起床骑车兜风,然后开始一天的行程,和家人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,为下一个角色积攒养料。

  导演曾英庭曾说,“阮经天正到了一个很完美的年紀。”直觉、野性与作为演员的技巧功夫,恰恰都到了一个融合得相当好的状态。就像运动员,视野的累积与体能来到黄金交叉点,“我觉得小天应该在往这个时刻靠近了。”

  在阮经天的理解里,当感觉到体能再怎么努力都有一个界限时,会有另外一边慢慢补起来,“现在的确好像没有跑得比以前快,好像也没比以前能熬了,但如果是对于某些事情的理解,也的确跟以前有不同的看法。”

  “未来演员的目标,大概就是尽量地去做一些我真的想要做的事情。如果做得到的话,希望自己也能够提出一些对人生的疑问,丢还给喜欢看电影、还愿意看我们表演的这些人。”

  阮经天已经准备好随时全力奔跑,目标依然是做一个真诚的好演员。(完)

【编辑:周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