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西问·镇馆之宝丨王竑:堪称“青铜史书”的逨盘解答了周王朝哪些“谜题”?

发布时间:2024-02-28 08:19:47 来源: sp20240228

   中新社 西安1月9日电 题:堪称“青铜史书”的逨盘解答了周王朝哪些“谜题”?

  ——专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王竑

   中新社 记者 阿琳娜

  2003年,陕西宝鸡杨家村的五位村民在取土过程中发现一处青铜器窖藏,“沉睡”了2700多年的27件青铜器重现于世人面前。这些青铜器件件有铭文,其中铭文字数最多的逨盘有372字,以单逨的口吻记述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位天子征战、理政、管理林泽的重大历史事件。

  史籍记载西周诸王世系是否准确?孝王是否真实存在?周王的册命礼仪有何规程?近日,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王竑接受 中新社 “东西问”专访,从可视为“中国第一盘”的逨盘中,解答周王朝的诸多“谜题”。

视频:【东西问】“中国第一盘”逨盘解答了周王朝哪些“谜题”?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:

   中新社 记者:可视为“中国第一盘”的逨盘为何被称为“青铜史书”?

  王竑:逨盘通高20.4厘米,口径53.6厘米,重18.5千克,器形极为厚重,兽首衔环和圈足下的兽形足造型生动狞厉,盘身装饰窃曲纹,简洁大方,器身满布翠绿色铜锈,古朴庄严。逨盘内底有铭文21行,共372字。

  逨盘是单逨为追孝其先人而制作,铭文中主要记载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位君王征战、理政、管治林泽的历史,提到的周王包括文王、武王、成王、康王、昭王、穆王、共王、懿王、孝王、夷王、厉王、宣王,仅未及西周的末代周王幽王。这是记载最多西周天子的青铜器铭文,也是孝王第一次出现在青铜器的铭文中。

逨盘。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供图

  虽然古籍文献对西周各王世系多有详细记载,却没有经过考古的科学证明。逨盘铭文第一次从考古实物资料的角度证实了西周各王世系,同时对夏商周断代工程所拟定的西周年表做出了检验,具有证史补史的作用。

  逨盘铭文所记载的重要史实,如文王、武王克商,成王、康王巩固开拓疆土,昭王征楚,穆王四面征战等,与《史记》等文献的记载基本吻合。

  从逨盘所描述的单氏家族的世系中不难发现,其家族对周王朝的建立、巩固和发展都作出了重要贡献,广泛参与了周朝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活动。氏族成员世代在朝廷任职,相连几代人之间互相倚重、关照,政治力量日益扩张,成为一个绵延数百年的钟鸣鼎食之家。

  春秋时期,单氏家族仍活跃在政治舞台上,为周王左右的重臣,是一支地位显赫的世官世族。

  除此之外,逨盘也为西周晚期青铜器的谱系研究、断代研究提供了标准器,是一部当之无愧的“青铜史书”。

逨盘(上)和逨盘铭文(下)。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供图

   中新社 记者:杨家村窖藏出土的青铜器件件有铭文,它们对于了解周宣王有何帮助?

  王竑:杨家村窖藏系首次发现的西周青铜器横穴式窖藏,里面出土的27件青铜器,件件有铭文,总字数达4048字。

  从逨盘、四十二年逨鼎和四十三年逨鼎的铭文记述中可知,单逨是姬姓贵族,生活在周宣王时期。周宣王四十二年,其辅佐杨侯长父(周宣王的儿子)抗击猃狁有功而被周王赏以美酒和大片土地;随后,在其继承先祖爵位的同时,调任虞林一职(管理山林、渔泽的官职)。第二年宣王又对逨委以重任,命其兼任类似于“监察”官一职,并进行了任职前的训诫。

  猃狁是西周时期中国西北地区一个强悍的部族,频频侵犯西周边境,长期困扰着周王室。四十二年逨鼎铭文中记载的那场抗击猃狁的战事,是周宣王晚年对敌战争中少有的一次胜利。从铭文记录中,能够感受到周宣王对这场局部胜利的重视,不仅在周王室的太庙为单逨举行了封赏大典,且以土地作为赏赐。能享受这种荣耀,除了单逨尊贵的身份外,最重要的是周宣王需要这样的胜利来鼓舞士气,也让人们看到一位力图“中兴”天子真实的一面。

四十三年逨鼎。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供图

  四十三年逨鼎铭文记录的册命礼,是目前金文中所见册命礼仪中比较完备的。册命礼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天子对即将赴任臣子的训诫。周宣王以4个“毋敢”告诫逨施政办事的原则。一是要谨慎执政,不能纵乐,贪图安逸;二是要依规施政,明辨是非;三是要公平执法,不得偏私;四是不能贪得无厌,中饱私囊。最后,周宣王对逨说,如果逨没有按照他的告诫去施政,就是王一人的错,王没有尽到职守。从西周册命类金文中,不难发现西周天子对官员,特别是高官的职业操守有较高要求。

  周天子对官员上任前的训诫谈话,在金文中的事例不多,只有位高权重者才会有。而逨为“监察”官员,对于这样的要职,周天子用人自然要谨慎。周宣王对逨的训诫中所反映的西周时期吏治思想,也是中国传统吏治思想的核心内容。无论是文献资料还是出土实物,都证明了廉政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从杨家村窖藏出土情况看,窖藏应经过设计后建造而成,窖穴外还有建筑物,窖穴四壁规整,27件青铜器摆放有序,上面还盖着草席,并不像是匆忙间埋藏,而更像是家族的“藏宝”之地。四十二年逨鼎和四十三年逨鼎铭文中年、月、干支、月相俱全,为明确西周王世纪年提供了重要资料。

杨家村窖藏出土文物。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供图

   中新社 记者:宝鸡出土的青铜器以铭文多著称,这些铭文在研究周秦历史中有何重要作用?

  王竑:中国的青铜文明始于公元前2000年,经夏、商、周,近15个世纪,其中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最有价值,而青铜铭文在商朝已出现。

  商朝青铜器铭文较短,几乎均为一两句话,五十字以上的铭文很少。内容一般是族徽标志或地点场所。西周青铜器上的长篇铭文增多,内容涉及广泛,有记录战争、封赏、土地转让、契约文书、家族历史等各个方面。

  宝鸡在西周时期是京畿重地,也是虢、散、夨等西周诸侯国的封地,自汉代以来,宝鸡就不断有青铜器出土,历代不绝,包括大盂鼎、散氏盘、毛公鼎、虢季子白盘、何尊、大克鼎等诸多重要青铜器都出土于宝鸡。

  宝鸡出土的青铜器大量源于窖藏,占全国窖藏出土铜器的78%,而窖藏青铜器多是生活在宝鸡的世家大族所用的庙堂重器,且大多有长篇铭文。这些青铜器铭文记录了周王朝的兴败衰亡,或墓主人的身份权利和地位等,“浓缩”了西周时期的重要历史。

  青铜器通过铭文,从不同角度记录了西周的政治经济、社会生活等,涉及政治谋划、征战杀伐、祭辞诰命、册赐宴飨、土地转让、刑事诉讼、盟誓契约、婚嫁礼俗等方方面面,承载着政治文化、宗教信仰、审美等多方面内容。古代典籍中在这些方面的记载颇多缺佚,青铜器铭文弥补了史料的不足。

宝鸡青铜器博物院。杨永乾 摄

   中新社 记者:东西方青铜文明有何异同?宝鸡出土的哪些青铜器带有东西方交流的“印记”?

  王竑:青铜文明是人类文明史的重要发展阶段,世界各个地区进入青铜时代的时间有所不同。安纳托利亚半岛是最早冶铸青铜器的地区,目前发现有公元前6000年的青铜器;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在公元前3000年进入青铜时代;欧洲的青铜时代则于公元前2300年开始。

  东西方青铜文明存在一定的共性,比如都出现了武器、日用器具、工具等,体现了古人对祭祀和战争的重视。

  同时,东西方青铜文明也有很多差异。以青铜器铭文为例,商周时期有铭文的青铜器目前已发现两万余件,记载了各种史实,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。而欧洲青铜时代及铁器时代早期的铭文主要发现于公元前8世纪以后的希腊半岛和亚平宁半岛,铭文大多铭刻在石材或陶器上,相较而言字数少,内容也不甚丰富。

  中国出土的大型青铜器以容器为核心,是贵族身份地位的象征,主要用于祭祀祖先,多随葬于墓中或以窖藏储存。而欧洲青铜器祭祀的对象主要是神灵,大部分献祭于祭祀场所,小部分随葬于墓中。

观众在山西博物院参观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的商代青铜器——司母辛觥。韦亮 摄

  东西方在青铜器制作工艺上也有所不同,中国的青铜器主要采用块范法铸造,而西方多采用锻制和失蜡法制作。但宝鸡出土的部分青铜器上也留有东西方交流的“印记”。如在石鼓山墓地出土的一件西周时期青铜铠甲,其形制为整片式铠甲,而非中国传统的由甲片缀连而成的鱼鳞状铠甲。据科学检测数据分析,此铠甲应是先用中国的块范法铸造,打造出比铠甲甲片稍厚的铜片,再根据人体各部位形状,继续加热锻打而成,从铠甲的形制到制作工艺,体现了东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。(完)

  受访者简介:

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王竑

  王竑,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研究馆员,陕西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,宝鸡市文物认定组成员。在《考古》《文博》《文物天地》《荣宝斋》等国家级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;策划“膴膴周原”“繁简之间”“天下一统”“琢磨”“宅兹中国”等数十个展览;参与《中国出土青铜器全集·陕西》卷、《文物陕西·青铜器》卷的编撰工作。

【编辑:唐炜妮】